第九百四十四章 韩家告状(1 / 2)

已经进入了误区的韩强,并没有看出李珍珠脸上的真诚笑容,而是自负的认为这一定是被逼的。而他,做为一个男人,做为注定要娶李珍珠的男人现在必须要做一些什么,不然的话,这个耻辱将会陪伴着他的一生。

脚步抬起,向着角落处走了过去,一步一步十分的坚定,双拳紧握,全身的肌肉在这一刻都绷紧着,他要给那个军官一个好看,他要表现自己血性男儿的一面。

正座在那与李珍珠聊天的田虎脸上带着笑容,越是接触,他越是发现这个女人纯真可爱的一面,似乎没有什么心计,讲的也是一些小时候发生在她身上的出糗之事,一度便是连田虎都了之后都会忍不住发笑,发出感叹。

而就在相聊甚欢的时候,突然脑后传来了一道恶风,向着田虎的后脑之处砸了过去。倘若这一记打中的话,轻微脑震荡是一定的,弄不好还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田虎是什么人战场上杀敌无数,常常习惯于远程突袭,以少战多更是常有之事,像是这样的偷袭怎么可能瞒过他的耳目,当韩强向他靠近的时候,便有了感觉,他没有动,只是想看看对方到底要做一些什么而已。

感受到长拳袭来的那一刻,他仅仅是脑袋微微一偏,便轻松的躲了过去,随后右手向上一抬,便准确的抓住了那只手腕,猛一用力之下,将身后偷袭的韩强硬扯了过来,强大的力气下直接将他来了个旋风一百八十度,摔翻在了地上。

韩强一拳打出,便感觉到面前一空,还不等在出招的时候,手腕之处就传来了一种痛感,他只是感觉到整个手臂似乎已经不听自己使唤了,耳边便是传来了道道的风声,人扑通一声砸倒在地上,五脏六腑都传来了巨大的痛感,呼吸都变成了一种非常奢侈的事情。

直到被扔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全身才感觉到不那么疼了,这一刻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之前所学的武术是如此的可笑,如此的不堪,竟然连人家一招都挡不住呀。

韩强被扔到了地上,引出了巨大的动静,也引来了全场人员的关注。

大家都在忙着拉关系,聊感情,这么和谐的场面下,突然有人挨了打,那是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韩召做为父亲更是第一时间发出了一道惊呼,直向着被摔在地上的儿子处跑了过去。只是有人比他的动作还快,四名警卫队员就像是凭空变出来一般,突然出现,将这个角落里给围了起来。

韩召刚刚跑过来,便被一名警卫队员挡住。换成平时,他当然会表现的恭敬无比,可现在担心儿子的安危,他根本不管那么多了,就想靠着一身蛮力冲上去,得到的结果自然是被一记擒拿手按住,按在了手臂上,整个人发出了一声惨叫,头上的冷汗呼呼的向外冒着。

这一喊,倒在地上的韩强被彻底的惊醒,在看到父亲竟然也受制于人的时候,他忍不住大声的咆哮着

,“放了我父亲,有什么事情冲我来,冲我来。”

“闭嘴。”一名警卫队员毫不客气的抬脚落到了韩强的腰腹之处,仅仅只是一脚,便让他彻底失去了喊叫的能力,晕死过去。

“六少爷,这是韩家父子,在汉城还算是有些名望和影响力。”正座在杨晨东一旁的新任朝鲜省长张也出声介绍着。

“到底是怎么回事,杨二去看看。”杨晨东微微点头的同时,向一旁的杨二示意着。

杨二去的快,回来的更快,田虎自然是十分配合工作的,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一旁的李珍珠最初的确是被吓到了,可当看着田虎脸上露出不悦的时候,是生怕韩强因此死而,善良的她便站出来把两人的关系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她只是说两人见过几次,韩强对自己有好感,这一次想必也是一时生气,并非是成心的。

“杨二哥,给一个面子吧,韩强并没有伤到我,不如还是放他离开好了。”田虎不想让李珍珠对自己失望,心中对于韩强这样的人也没有放在眼中,这便替其求情的说了一句。

仅仅就是这一句话,便引来了一旁李珍珠感激的眼神。杨二随即也点了点头,是不是能给田虎面子他无法做决定,这可是少爷都关注的事情,但田虎的态度他是一定会汇报给少爷知晓的。

杨二离开了,重新的回到了杨晨东身边,将所了解到的事情做了一个复述,尤其是田虎求情之事更是重点说了一下。

“哦战场上他如此的冷血,生活中倒也有情有义,不错。”杨晨东听后脸上便露出了笑容。将军上了战场上就是杀敌,这原本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在生活中,将军也应该表现出仁义的一面,田虎的做法就很合格。

先是一番的调侃之后,杨晨东便决定卖田虎一个面子,“即是这样,把这对韩家父子送出去吧。”

打晕的韩强被抬了出去,一旁跟着的就是父亲韩召还有前来相亲的妹妹。只是即然出了这样的事情,还有哪位军官愿意与韩家交好呢带着一脸悲伤之意的韩强知晓,这一次怕是韩家要就此没落了,他现在已经不敢奢望有什么未来,只求一家人平平安安,可以保得性命无事便已是十分的满足。

想要平安,赔礼自然是必须的,韩召决定等儿子醒来之后好好的劝劝,然后明天一早就登门认错,想来人家堂堂的大将军,胸襟应该还是会有的吧。

但他哪里清楚,他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永远也不会有了。儿子被从舞会中抬了出来,自己和女儿在一旁相陪且面露悲色的那一幕正被黑暗中的郭新城和李青松看了一个正招。他们就像是狗看到了骨头一般,看到了希望和机会。

又是一个多时辰之后,舞会散去,两人之前使银子在一些朝鲜大臣家中的暗桩起了作用,发生在韩家的事情前后始末传入到了他们的耳中,然后一个

阴险的嫁祸计划出现,并很快就付诸了现实。

韩召几乎是一夜未睡,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他就去了儿子的房间,为了韩家的未来,为了家人的平安,他必须要说服儿子向田虎道歉才行。昨天晚上他也调查过了,这个田虎竟然是天下骑兵第一师的师长,是连忠胆公都十分看重的战将之一,与这个的人结了梁子,如果不能解开的话,以后的韩家只会步步为艰。

当韩召推开了儿子的房门后,一道惊天的喊声传出,韩召扑通一声座在了地上,看着已经被割了鼻子,面成全非的儿子,这一刻他只是感觉到天眩地转,双眼中充满着无数金花。

喊声很快引来了其它的韩家人,看着这一幕之后,哭声是一片连着一片,不知过了多久,韩召的声音再度响起,“来人,备轿,我要去告状,告状”

儿子没有了,便等于人生没有了希望,这一刻的韩召已经不在去想以后的事情了,他现在只想为儿子求一个公道,不管凶手是谁,都必须要绳之以法。

一早上的省政府前就十分的热闹。新的省政府还在选址,现在用的是之前朝鲜王国的陆军衙门,倒也算是宽敞。但很快这里就被堵了一个水泄不通,当韩强的尸体被放在大门口时,很快就引来了不少百姓甚至是一些官员家仆人的关注。

随着韩召跪在地上,一遍遍的说着昨天晚上舞会上发生的一幕,然后儿子就惨死还被挖下了鼻子的经历之后,那些围观的百姓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本能的大家把田虎当成了杀人凶手,在加上五星军记战功的方式之一就是看挖了多少敌人的鼻子,这似乎正加座视了这件事情。

李府。

昨天舞会回来之后,做为主人的李敏浩脸带喜色,已经不知道多久他没有这般轻松的笑过了。而这一切都是自己女儿李珍珠的功劳,若是真可以做了田虎的小妾,那以后谁还敢无故来招惹李家呢

一早上,李珍珠也不过是刚刚起来,正在梳妆打扮呢,李敏浩就走了进来,一些伺候的丫环们退了下去。

“父亲,不能这样着急的。”看着李敏浩走了进来,李珍珠就是头一低,一脸的羞怯之意。

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李敏浩就问及田虎何时娶她过门之事,一度让李珍珠脸红不已。她只是与田虎见了一面,双方相谈甚欢而已,说到谈婚论嫁,似乎有些太早了吧。

这一早上,父亲又来了,李珍珠本能的以为还是这件事情呢,所以这才低着头,一脸羞红。可想不到的是接下来的消息让她震惊当场,大约是两息时间,醒转过来的她抬头看向李敏浩说道“韩强死了这怎么可能,父亲不会是认为是田大哥下的手吧。”

“这个为父可没有说过。”李敏浩摇了摇头,虽然否认着,但从他的面色上还是能够看出,多少他也是有些相信的。